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继母的幸运信封
继母的幸运信封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南台湾的夏天,天气非常炎热,星期六下午庄志扬开着货车在省公路上,心中想着这二个月来,不知道是犯什麽沖,爲何人生竟然是如此之难。

丧父,相交四年的女朋友离他而去,哥哥因受不了丧父之痛,也或许是深具佛缘而远走西藏参透人生。

庄志扬25岁,168cm,与时下年轻人没有两样,有差别的是他必须比别人更早承受人生种种苦难。

在省公路驰骋的志扬,强忍着悲痛愤怒,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

志扬心中想着,老天爷怎如此残忍的考验他,让他如此手足无措,如此孤立无援。

脑海中突然闪过他继母沈兰馨美丽脸庞和动人身材,庄志扬边开车边擦乾眼泪想着,这世上还有这唯一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与他相依爲命,顿时心中轻松不少,开着想着……客户到了。

而在同一时间,沈兰馨从午觉中惊醒。

沈兰馨33岁,165cm,三围是34。24。35,五年前嫁给志扬的爸爸,如今由秘书也接管了亡夫的扬承五金公司。

沈兰馨靠在床头回想着梦中情境,爲何这阵子如此频繁的梦到志扬的爸爸呢?

爲何常常梦到和志扬在床上赤裸裸的缠绵温存,而每次在志扬肉棒要插入她小穴中,总是惊醒呢?

志扬的爸爸梦中告诉她,要她好好照顾志扬,要像母亲一样照顾志扬,要像妻子一样服伺志扬,而接着就是志扬和她在梦境中赤裸裸抚摸着,彼此亲吻着。

沈兰馨感到她的下体已湿淋淋,三角裤已被自己的淫水浸湿一大半,只得起床往浴室去沖凉,换掉已沁湿的三角裤。

浴室中,沈兰馨用莲蓬头沖着身体,边沖边想着志扬在梦境中那坚挺火热的肉棒,不知在现实生活中是否如此火热坚挺,前夫肉棒似乎没有如此火热坚挺。

沈兰馨目前爲止只跟前夫做爱过,她想着只有海绵体的肉棒可如此坚挺火热吗?梦境中她又爲何是清爽的短发呢?

沈兰馨抚摸自己的美乳,丰臀,小穴……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件事情,对了!前夫梦境中交代必须準备一牛皮纸信封,作爲她和志扬间一些难以啓齿的问题沟通管道。

沈兰馨想着:她必须在志扬下班前把东西準备好,于是沖凉后,穿上轻便衣服便出门去了。

晚饭后客厅沙发上,兰馨正面对电视机手靠在沙发扶手上看着电视,志扬则坐在旁边单人沙发看着报纸,志扬被兰馨裙下风光深深吸引,不时眼光飘向兰馨大腿根上若隐若现的白色三角裤上。

光滑滑嫩的大腿皮肤,白色三角裤的稍凹陷处,志扬心猿意马幻想着,志扬肉棒已慢慢变大撑在牛仔裤上。

兰馨感到有一灼人眼神正搜寻她的窄裙下,技巧性把眼睛看上志扬的下体处,发觉志扬牛仔裤已被肉棒撑得涨鼓鼓……

兰馨知道志扬交往四年的女友不久前背叛他,而向一年轻小白脸投怀送抱,志扬深受打击,这阵子似乎闷闷不乐,不再像以前偶尔靠着她向她撒娇着。

兰馨心想着,微微挪动臀部技巧性把大腿微微张开,让志扬欣赏着自己裙下春光,兰馨满意着她竟能让志扬沖动着……

兰馨感到空气中有一喘息气息正蔓延着,尽管它是如此不露痕迹,但兰馨可感觉到它的存在。

兰馨被志扬贪婪眼神探索着。

兰馨感到下体燥热,只怕淫水会晕了三角裤,起身说:志扬,阿姨去沖个凉,待会去逛逛夜市,好不好。

志扬猛然回神说:好……好。

志扬看着兰馨走入房间,志扬眼睛看着兰馨那裙子上三角裤的痕迹。

志扬也回到房间準备沖凉,刚进房间却看到书桌上有一牛皮信封……

信封上有一鲜红唇印,志扬打开信封,里面有一香水信纸写着:亲爱的志扬……

阿姨见你这两个月来闷闷不乐,心中好舍不得。

阿姨又怕跟你面对面谈论着,你会尴尬或者不愿意讲,所以阿姨只能用信封和你沟通着,只要你愿意,任何话题,心中任何委屈,阿姨都愿倾听着。

阿姨和你现在相依爲命,只想更了解你,更关心你,彼此间有更亲密的感觉,阿姨希望你能透过这牛皮信封和阿姨沟通着。好吗?

信封上信纸上的唇印,是阿姨的唇印,这是阿姨找猓?M?緭P可感觉到。

爱你的兰馨阿姨上……

志扬沖凉后走出客厅,见阿姨穿着淡黄色紧身无袖上衣,胸前微露白皙酥胸,迷人乳沟吸引着志扬眼光,配紧身牛仔裤,有清爽感觉。

志扬说:阿姨好漂亮喔!

兰馨微笑说:谢谢志扬的讚美,志扬喜欢就好。

志扬接着说:阿姨,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志扬会好好藉信封沟通让阿姨不用担心。

兰馨高兴抱着志扬说:好孩子,阿姨好高兴,好高兴。

兰馨和志扬拥抱着,兰馨感到自己蜜壶花园被一坚挺东西顶着,兰馨脸红心跳轻轻推开说:志扬,去逛夜市了。

志扬捉挟说:好啊!志扬和美丽阿姨逛夜市去了。

志扬牵着兰馨的玉手往屋外走去,兰馨震了一下,随志扬走出去。

在甯静的夜里,沈兰馨又从梦中惊醒着,她坐靠着床头闭着双眼,回想着梦中如真如幻的情节,梦中志扬温柔的抚摸她美丽身体,舔吻她全身……

沈兰馨随着梦境中的情形,不自主用手轻轻抚摸自己丰满坚挺乳房,感到自己乳头已经变硬了,嗯……哼……嗯……志扬……当她舒服着瞇着眼担心往房门看时,却发现地板上有牛皮信封。

沈兰馨兴奋着的去拿起信封,回到床上靠在床头看着,信封上她唇印旁画着一麦当劳符号,沈兰馨思索着爲何志扬画麦当劳符号是什麽意思呢?沈兰馨拿出信纸看。

亲爱的兰馨:兰馨,志扬让你担心了,志扬只是想不通,我那前女朋友长的酷似你,志扬一直认爲她会如同兰馨温柔贤淑……

但没想到长的像,个性差别上是如此之大,一切都过去了,从今而后我不再对她有任何留恋。

兰馨,信封上那麦当劳符号,是一俯视图,猜猜看,兰馨如此善解人意,如此美丽动人,志扬真的喜欢你,甚至……

爱你的志扬上。

兰馨想着志扬信中含意,兰馨一遍一遍看着,发觉信中竟没一句阿姨用语,麦当劳符号,甚至……志扬打哑谜,不明说。

兰馨心中似有结论,但却是如此模糊,不确定。

兰馨唯一可确定是志扬喜欢她,这就足够让她好高兴了,对她而言志扬似有一股吸引力,或许对所有女人吧:几天下来,信封上不只麦当劳符号,也多了兰馨公司的産品……伞行沙轮头,也有一朵香菇。

志扬信纸上更露骨的挑逗兰馨,兰馨此时已然了解,原来麦当劳符号,伞行沙轮头,香菇是志扬龟头的隐喻,兰馨脸红心跳,兰馨从没想到志扬虽善良努力,对女人却是如此具侵略性,毫不作做,却让她不感厌恶。

兰馨想着彼此间关系的变化,她并不是一位淫蕩女人,爲何对志扬却如此放在心上呢?

莫非打从一开始,她就喜欢上志扬呢?梦中情境是亡夫托梦,还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

兰馨想着,突然脑中一闪,短发,梦中与志扬缠绵时,自己是清爽短发,难道冥冥中有着安排呢?

又是周末了,因爲兰馨公司是周休二日,但志扬今天还是要上班,志扬在一油漆总代理商上班。

餐桌上,兰馨对着志扬说:志扬,今天下班早一点回来,帮阿姨挂一幅画,好吗?

志扬说:当然好啊!帮美女做事,是一大享受。

兰馨被志扬挑逗着脸红心跳,羞赧着低下头。

志扬走到兰馨后面抱着她说:阿姨脸红了!

兰馨说:你又不乖了。志扬从后抱着兰馨说:人家才没有呢?人家疼阿姨。

兰馨站起来转身说:上班快迟到了,不要在撒娇了。

兰馨话刚说完,志扬温热双唇立刻贴上兰馨火红双唇,兰馨睁大眼睛看着志扬,志扬抱住她吻着她,兰馨惊吓着,随即闭上眼睛,享受如梦中的缠绵,志扬双手抚摸着兰馨背部,丰臀。

兰馨酥软靠着志扬,彼此间发出重重喘息声:嗯……嗯……

志扬双手慢慢用力,用坚挺肉棒磨蹭着兰馨蜜壶花园,双手也深入,抚摸兰馨结实滑嫩的丰臀,慢慢由丰臀转前,隔着兰馨三角裤,用手指撩拨着蜜壶花园。

兰馨呻吟着:嗯……嗯……

志扬感到兰馨已湿了,轻轻推开兰馨说:兰馨不乖,都湿了。

兰馨含情脉脉羞赧说:都是……志扬啦!志扬才不乖。

志扬接着说:兰馨不乖,舒服到湿了,都还克制自己,不敢叫出来。

兰馨头低着说:人家才没有呢?

志扬说:我去上班了。

客厅中留下满脸红晕,轻轻喘息着的兰馨,兰馨回味着志扬的温柔,还有那坚挺的感觉……

兰馨下午去剪了清爽短发,穿了一件连身紧身窄裙。

志扬下班回来后,一见兰馨说:阿姨,你好漂亮喔!接着就抱住兰馨在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志扬说:走,挂画去。

房间内,志扬拿起电钻,水平尺,铁鎚,忙了一阵,已经汗水淋漓,于是脱了上衣,只穿一件邉佣萄浔?br /] 志扬爬上铝梯,正在挂画时,突见扶助铝梯的兰馨脸正在他的短裤前,似乎迷惘着那志扬的气味。

志扬顺势着偶尔用肉棒点在兰馨脸上,肉棒苏醒着,慢慢变大。

兰馨脸上感觉肉棒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兰馨不知志扬故意的,只因兰馨脑中已空白了,如果有的话,就是志扬的肉棒。

挂好画,志扬下铝梯时,兰馨才猛然回神,脸上红晕着。

志扬从后抱着兰馨说:兰馨,你怎麽感谢我帮你挂画呢?

兰馨羞赧说:阿姨……煮丰盛晚餐请你吃。

志扬说:人家才不要呢?煮东西给志扬吃,那是阿姨应该作的。说完便吻上兰馨耳朵,兰馨震了一下轻哼一下:嗯……

志扬边吻边舔着兰馨耳朵,白皙脖颈,滑嫩肩膀,双手抚摸着兰馨美丽身体,诱人身材。

兰馨全身蠕动着,手轻轻抚摸着志扬强壮手臂:啊!志扬……啊……不要……不……啊……

志扬双手隔着兰馨紧身连身窄裙,抚摸兰馨饱满的乳房,志扬呻吟说:喔!兰馨……喔……乳房好柔软……好大……啊……好好摸喔……

志扬拉下兰馨肩带,左手托住乳房,右手用手指轻轻抚摸兰馨美乳,时而在乳头周围轻轻绕圆着,轻抚着乳头。

兰馨全身酥软蠕动着,呼吸越来越重,喘息呻吟着:啊……志扬……喔……好舒服……

嗯……啊……

志扬让兰馨靠在书桌旁,弯下腰舔含着兰馨乳房,用舌头舔着已硬挺的乳头,手不时在丰满乳房和兰馨大腿内侧轻轻撩拨着,兰馨脑中一片空白呻吟着:啊……坏孩子……舒服……啊……好舒服……喔……啊……

志扬见兰馨兴奋喘息着,手已伸入兰馨内裤中,抚摸兰馨阴唇,撩拨浓密阴毛。

兰馨浪穴早已湿淋淋了,志扬边抚摸边把兰馨带往床铺上,轻轻放躺下兰馨,把兰馨白色三角裤拉下,手上已用湿了的中指,绕圆抚摸阴蒂,兰馨心醉了,兰馨沈迷在志扬抚摸下,兰馨疯狂了,呻吟着:啊……志扬……好舒服……好舒服……不行了……

啊……啊……

志扬用中指插入那小浪穴中,志扬彷彿感到小浪穴有股吸力,把中指滑滑吸入。

兰馨嘴巴张开,皱着眉头,闭起眼:啊……啊……志扬慢慢用中指慢慢抽插着泉涌而出的小浪穴,拇指按抚着阴蒂。

兰馨怎经得起志扬如此温柔的调情爱抚:啊……啊……志扬……好舒服……兰馨……快……

丢了……啊……啊……

志扬感觉到兰馨小浪穴收缩着,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志扬加速抽动中指,且志扬呻吟着:喔……兰馨……啊……舒服……你淫水好多……好多……啊……

兰馨双手抱住志扬脖子:啊……受不了……我……啊……泄了……啊……

只见兰馨挺腰数秒锺,颤抖着几下,躺在志扬结实胸膛上重重喘息着,丰满乳房随着喘息声起伏着,慢慢平缓着……

兰馨慢慢回神时感到小浪穴涨痛着,睁眼看时,志扬正用坚挺火热的大鸡巴正硬挤入小浪穴中:啊……痛……啊……慢……啊……

志扬只能用暗红龟头磨蹭着小穴,阴唇,阴蒂,慢慢的旋转而入,旋转而出。

兰馨小浪穴被龟头稜角刮得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待凶巴巴的大鸡巴一分分挤入小浪穴,兰馨疯狂叫喊着,啊……痛……舒服……啊……好舒服……

志扬用力一顶,全根尽没,兰馨张大嘴:啊……

志扬慢慢抽插着,时深时湥瑫r而旋转,兰馨似乎着魔似的喊叫:啊……志扬老公……啊……好棒……亲哥哥……舒服……喔……啊哼……啊哼……啊……我又泄了……啊……

志扬继续抽插着小浪穴,发出:扑滋……扑滋……声音,兰馨淫水不听使唤被硬梆梆鸡巴掏出……

啊……受不了……受不了……不要……啊……又丢了……啊……兰馨不知泄了多少次,最后筋疲力竭了……

志扬见兰馨舒服了,不忍心再继续,只好拔出凶巴巴的大鸡巴,大鸡巴跳动着。

兰馨真的好舒服,从来不知做爱如此欢愉,头脑晕晕的一片空白,只觉似乎到天堂了,那种感觉无法形容,不知过了多久回过神,睁开眼睛见到志扬正抚摸她身上每一吋肌肤,眼睛专注欣赏她美丽身体,动人曲线。

兰馨羞赧说:志扬……谢谢你,阿姨好舒服。

志扬嘟着嘴说:不是阿姨,是馨妹。

兰馨脸庞更红说:老公,馨妹好舒服,馨妹谢谢老公,亲哥哥。

志扬接着说:人家还没泄,馨妹要负责。

兰馨见大鸡巴硬梆梆跳动着说:志扬,弟弟好大,好粗喔!比你爸大好多,粗好多,难怪现在小浪穴还痛痛,馨妹受不了了,怎麽办呢?

志扬向下轻按着兰馨的头往跳动的大鸡巴,兰馨有默契的用手慢慢套动着大鸡巴,口中含住龟头,慢慢舔着含着,用舌头在阴茎上下舔着,且含住那阴囊睾丸吸吮着……

志扬呻吟着:啊……好会舔……喔……好舒服……啊……

兰馨不时向志扬飘着抚媚眼神,鼻子:嗯……嗯……呻吟着……

志扬面目扭曲呻吟着,兰馨好有成就感,感到大鸡巴涨得大大的,嘴里充满着,大鸡巴跳动着,兰馨加速套动着大鸡巴,口中吞吐出大鸡巴,挑逗说着:喔……志扬……鸡巴好大喔……好粗……喔……好硬……好烫……舒服吗……啊……好棒……

志扬嘴张得大大喘息着着:啊……快……快……快出来了……啊……啊……

兰馨口含住火热暗红龟头,手快速套动大鸡巴,鼻子:嗯……嗯……嗯……一波波精液喷射入口,龟头跳动着,志扬舒服了……

志扬舒服抚摸着兰馨秀发说:兰馨,嫁给我好吗?

兰馨说:馨妹不能嫁给哥哥,名份上我是你阿姨,是你爸的妻子,只要志扬心中有馨妹就好,馨妹是你阿姨,是你妻子,是你馨妹,馨妹会好好照顾你,服伺你。

志扬说:那不是委屈妈妈你呢?

兰馨高兴说:你叫我妈妈,我好高兴。妈妈是志扬哥的妈妈,妈妈是志扬哥的情人,志扬哥也是妈妈的小情人。

志扬问:妈妈!舒服吗?

兰馨红着脸羞赧说:妈妈好舒服,高潮好多次,你比你爸爸强好多,又温柔,又凶猛,妈妈这辈子从没有如此舒服过,谢谢小老公。

志扬说:妈,你刚刚好淫蕩喔!我好喜欢喔!

兰馨低下头说:人家这辈子只对哥哥淫蕩,只有哥哥能让人家淫蕩,馨妹喜欢你爱你。

难道你不了解馨妹吗?馨妹不是一个淫蕩的女人。

志扬说:人家又没说馨妹淫蕩见一个爱一个,妈妈最好了,只对志扬淫蕩……

天刚亮时,兰馨醒来欣赏志扬赤裸裸的身体,见志扬弟弟软软躺着,心中想着:弟弟好厉害喔!弟弟好可爱喔!青筋暴怒时硬梆梆凶巴巴火热着,如今软绵绵。

坚挺时比梦中还硬,还粗,使我好舒服。

兰馨见志扬沈沈睡着,不忍去破坏志扬睡梦,更何况自己小穴还痛着,于是起身穿衣去煮早餐了。

兰馨穿着衬衫,下半身只穿件白色三角裤,煮完菜,正熬着粥。

志扬穿着内裤赤裸上身走向厨房从后抱住兰馨,兰馨吓一跳说:老公不乖!起床不穿衣服,待会感冒了。

志扬的手伸入衬衫抚摸着兰馨丰满乳房:喔……好大……好柔软喔……摸起来好舒服……

兰馨身躯蠕动说:老公一早就不乖:啊……不要……待会又湿了……啊……

志扬微笑说:湿了才好,老公就能让馨妹舒服。

兰馨只能拉志扬到餐桌椅子上坐着说:先吃早餐,否则不理你,不疼你喔!

志扬只能坐着等着。

兰馨端粥到餐桌上,志扬说:吃热粥怎麽只有这些菜呢?

兰馨说:太多吃不完。

志扬说:馨妹,你没听过吗?吃热粥,伤重菜;娶美某,伤重尪婿。你看爸爸就是因爲娶到水某,才英年早逝。

兰馨脸色红晕羞赧说:老公你好坏喔!欺负人家,更何况是娶美某,多活数十冬。

志扬苦着脸向兰馨说:弟弟又不乖了!

兰馨看志扬内裤撑起大帐棚说:老公,你先吃饭,弟弟不乖,让姐姐好好修理它。

说完便小心翼翼拉出硬梆梆的大鸡巴,用手套动着,用舌头舔着,用口含着,志扬边吃早餐边享受着兰馨的服务。

志扬晚餐后看着电视,而兰馨舔含着志扬坚挺大鸡巴,就在此时志扬手机响起,于是志扬接起手机,而兰馨:嗯……嗯……舔含着大鸡巴。

志扬说:好……我立刻过去……嗯……好……

挂掉手机,兰馨问:谁打电话来!

志扬说:大嫂雯雯,说有重要事情要和我谈。

兰馨说:那快点去!有事打电话回来,早点回来喔!

志扬说:我知道,但人家……现在想要嘛!

兰馨说:不行,乖,先去看看有什麽事,回来再让你舒舒服服的玩。

志扬嘟着嘴说:好嘛!

志扬整理衣服裤子就出门了。

雯雯是志扬的大嫂,27岁,156CM,虽然身高不高,却是麻雀虽小,五髒俱全,该丰满的丰满,该小的小,可以说是小一号的美人胚子,和志扬的大哥结婚两年,没有生子……

因志扬大哥笃性佛法,又因丧父之痛,所以和雯雯离婚,远走西藏参透人生。

雯雯正是兰馨公司的员工。

志扬按了公寓门铃,开门正是雯雯,摇摇晃晃似乎饮了不少酒。

志扬搀着雯雯坐在沙发上说:大嫂,你怎麽喝酒呢?你不是不会喝酒吗?

雯雯醉眼迷离说:心情不好,你……大哥……去西藏……我寂寞……

志扬说:大哥,对不起你,但关心你还有很多人啊!

雯雯说:志扬……你关心我吗?你知道你大哥……去西藏后……我……梦中……想着是你……你知道吗?

志扬知道雯雯醉了,胡言乱语了。

志扬说:大嫂,你醉了。

雯雯说:我没有醉,吼……雯雯吐了一身都是。

志扬只能抱起雯雯往浴室去,放了温水。志扬心中想着:只要心中没杂念,就百无禁忌。

志扬把雯雯T-shirt,短裤,胸罩,三角裤全脱了,沖水,用肥皂洗着雯雯身体……

志扬洗着洗着,大鸡巴已青筋暴怒着,雯雯丰满乳房,粉红色乳头,乳晕小小的,皮肤光滑细嫩,蜜壶花园小小的,茂盛阴毛。

志扬禁不住在乳房,花园,大腿,丰臀多抚摸几下,志扬看到雯雯乳头变大坚挺着,雯雯睁眼又似乎睁不开似的:嗯……嗯……志扬才回神,擦乾雯雯身体,抱回房间。

志扬找着雯雯的三角裤,志扬故意找着唯一一件透明丁字裤,帮雯雯穿上,而不穿胸罩……再穿上一件白色细肩带短睡衣。

志扬帮着洗净所吐之衣物,整理客厅,把垃圾装好。

在回房间见雯雯已沈沈入睡,见化妆台有一脣膏,于是拿起脣膏在雯雯肚皮上画上Hello kitty和一只螃蟹。

拿起笔写了一张字条放在化妆台上,拿起垃圾关了门,便回家了。

志扬回到家,刚开啓房间门,见兰馨穿着一件透明黑色睡衣而没有穿内衣内裤躺靠着床头,抚媚诱惑着看着他,志扬从雯雯处回来,大鸡巴早已撑着好难过……

脱了衣服裤子赤裸裸扑上床,手抚摸上蜜壶花园,早已湿潺潺,大鸡巴熟练着进入小浪穴中……

志扬虽急躁,但却缓缓把大鸡巴送入送出,龟头稜角刮着阴道细肉……

啊……喔……老公怎麽……喔……好大……啊……哼……舒服……好粗……受不了……泄了……啊……

兰馨一波波的高潮,火热的大肉棒,龟头的稜角分明,志扬的抽插,不仅深入兰馨的骨头筋路血液中,连兰馨的灵魂也能感受那酥软快感……

啊……老公……快泄……啊……快泄了,志扬拉住兰馨双臂,兰馨双腿缠住志扬腰部,志扬凶猛沖撞着,快速撞击着……

啊……啊……泄了……啊……彼此紧紧抱着,彼此重重喘息着,彼此感觉到心跳猛烈跳动着,大鸡巴喷射跳动着,小浪穴湿淋淋收缩着,志扬和兰馨都舒服满足了。

雯雯醒来时,头痛痛,想着昨晚情形,似乎自己喝酒失态了,好像志扬有帮她洗澡,她后悔懊恼着,看自己穿着睡衣,看化妆台上有一纸条,拿起纸条看着……

雯雯大嫂:以后如果再喝那麽多酒,志扬就不理你了,不疼你了,不爱你了。

你昨晚吐了一身,志扬帮你清理乾净了,也帮你换上你最迷人诱惑的睡衣和透明三角裤,雯雯你身材好好喔!

皮肤更是滑嫩细緻,丰满坚挺乳房,细腰丰臀,害我欲火焚身难过死了,只能在你肚皮上画上图案,以后再喝如此多酒就不理你了,今天我晚上七点会去找你,好好在家等我喔!

关心你爱你的志扬上……

雯雯羞得满面通红,掀开睡衣看肚皮上有Hello kitty和螃蟹,又看到唯一的透明丁字裤,雯雯恨不得钻到地里去,全身被志扬看光光,全身被志扬抚摸光光,她就是Hello kitty,志扬就是螃蟹。

雯雯自言自语说:酒,真是误事。

不过雯雯心里却甜甜的,因爲她喜欢志扬,反覆看着纸条,蜜壶湿湿的,沖凉上班了……

雯雯下班后洗澡后,穿着一连身裙,等着志扬……

叮咚……叮咚……雯雯开门见志扬,羞赧脸红低着头。

没想到志扬牵着她说:来,去洗澡去。

雯雯满脸通红说:人家洗完澡了。

志扬说:跟你开玩笑,兰馨在楼下等我们看MTV。

雯雯说:你好讨厌喔!欺负人家。

志扬说:才没有,昨晚我帮你洗的多仔细啊!洗的香香的。

雯雯被志扬挑逗着无法招架,说:快下去,兰馨在楼下等。挽着志扬下楼去。

MTV包厢中,兰馨见雯雯对志扬如此亲密,女人直觉知道雯雯爱上志扬,兰馨想着如何让他们独处,更要引起她们心中欲火,让他们情不自禁。

兰馨心中盘算着,刚好片子完了。

兰馨说:你们再看一部,我去找个朋友,我到柜台帮你们挑一部好看片子。

兰馨跟志扬使眼色,志扬苦笑着。

雯雯当然想跟志扬独处着连说:好啊!兰馨到柜台找了叔嫂情欲。兰馨就回家了。

不知情的志扬和雯雯在昏暗包厢中,看着东洋剧情,哥哥因出海打鱼,船翻了死了。

由于叔嫂本来感情不错,相处久了,嫂嫂孤枕难眠,便穿极尽诱惑睡衣,挑逗小叔,小叔年轻气盛,终于在一颱风天晚上,彼此疯狂做爱,疯狂叫喊着。

志扬和雯雯随着剧情心情起伏着,听到萤幕上呻吟声:啊……啊……啊哼……啊……哼……

志扬抚摸雯雯大腿,雯雯闭起眼听着萤幕呻吟声,全身颤抖着,手按在志扬手上,志扬的手却自由自在游移着,摸上雯雯内裤。

志扬用手指撩拨着,由三角裤旁深入,抚摸着已湿透的小浪穴,志扬吻舔含着雯雯耳朵,雯雯受不了的:啊……啊……嗯……

志扬把雯雯的手带往早已拿出的凶巴巴的大鸡巴,雯雯被那火热坚挺粗壮的大鸡巴震慑住……

雯雯小穴正被志扬手指抽插着,心想着:好粗壮,好火热,好坚挺的大鸡巴啊!雯雯用手套动着大鸡巴,过一会儿,雯雯已无法思考了……

啊……快……嗯……好舒服……啊哼……啊……哼……啊……丢了……啊……

雯雯高潮了,握住大鸡巴,舒服趴上志扬腿上,大鸡巴正在脸颊上……

雯雯喘息着,大鸡巴跳动着敲着雯雯脸颊,雯雯脸颊上感受大鸡巴火热及跳动。

雯雯回神后,贪婪舔含着大鸡巴:嗯……嗯……好粗大……嗯……嗯……

志扬抚摸着雯雯秀发说:雯雯上来吧!

雯雯说:好粗壮,我怕受不了,我怕……

志扬说:慢慢来,没关系。志扬让雯雯背对自己,而让雯雯看着电视。

雯雯慢慢坐下,志扬抚摸雯雯阴蒂,雯雯:啊……好涨……好饱满……痛……啊……喔……

嗯……

好不容易藉着湿潺潺的淫水才勉勉强强全根尽没,雯雯小浪穴被大鸡巴塞着满满着,花心被龟头挤压着,雯雯只能张着嘴,皱着眉闭起眼:啊……啊……

志扬用手按助雯雯细腰,上下慢慢套动着,龟头稜角慢慢刮着小穴细肉,雯雯受不了……啊……好舒服……志扬……哥哥……我受不了,我受……不了……泄了……啊……高潮了……

啊……哼……啊……啊……

雯雯躺在志扬身上,重重喘息着。

志扬挺腰抽插着,雯雯怎受得了志扬挺腰抽插,雯雯怎受得了,志扬旋转着她的腰部,雯雯又泄了……

啊……雯雯虚脱了,雯雯神游太虚了,雯雯满足了这阵子的空虚,雯雯已舒服到听不到萤幕上的呻吟声,这种感觉让雯雯觉得人生是彩色的……

雯雯不知过多久,回神了,电视已完了,起身想拿出大鸡巴,啊……亲哥哥你没泄啊!好厉害喔!火热坚挺的大鸡巴离开小浪穴跳动着。

雯雯说:志扬,今晚陪我,好吗?

志扬说:我有什麽好处呢?

雯雯说:雯雯满足你所有好处,只要你陪我,疼我。

志扬说:决不食言。

雯雯说:决不食言。

当整理好衣服,雯雯走一步就软脚了……

继母的幸咝欧猓ǎ玻?br /]

在兰馨的巧妙安排下,雯雯和志扬在MTV的激情,雯雯宣泄这阵子的欲火,心灵上肉体上雯雯获得极大满足。

回到雯雯住处,志扬饥渴的脱到雯雯身上衣物,志扬自己也赤裸裸了。

志扬专注欣赏雯雯身上每一吋肌肤,抚摸着雯雯美丽身体,动人曲线。

志扬贪婪眼光更是在雯雯丰满乳房,结实臀部,和浓密茵草花园蜜壶中停留着。

雯雯脸红羞赧,心跳碰碰着,春心蕩漾着,饥渴难耐,难以自持的举起挪动臀部,让志扬恣意凝视欣赏。

雯雯被志扬抚摸挑逗着的全身颤抖蠕动的说:啊……人家要……啊……

志扬把青筋暴怒的大鸡巴往雯雯樱桃小嘴送,雯雯舔着含着更吸吮着,手指更撩拨着已湿淋淋的蜜壶中,雯雯舒服的受不了,吐出坚挺跳动的大鸡巴。

志扬用稜角分明大鸡巴,慢慢旋转入淫水满壶的小浪穴,慢慢抽插着,雯雯感觉大龟头刮着小穴细肉,掏出一波波的淫水……

啊……喔……哥哥好棒……雯雯上天堂……啊……哼……啊哼……好美……快……快泄……

志扬时快时慢抽插着,房间内淫声秽语,夹杂着肉体撞击声:啪……啪……声,雯雯不知高潮多少次了,呼吸急促着,小穴收缩着,疯狂叫喊着……

志扬弯下腰从雯雯胳肢窝按住雯雯肩膀,腰部挺动着,用全身所有力量集中在坚挺火热欲爆裂的大鸡巴上,猛烈快速撞击数十下,雯雯张大嘴巴,皱着眉头:啊……啊……叫喊着。

志扬把精水喷射沖击着雯雯花心,一波一波的。

雯雯魂魄迷离着,重重喘息着,双手紧抱住压在身上的志扬,彼此感受着高潮余晕,沈沈睡去了。

志扬半夜醒来见雯雯不在床上,循着水声知雯雯正在房间浴室淋浴,志扬走入浴室从后抱住雯雯丰满美乳抚摸着说:雯雯洗澡都自己洗,不帮志扬洗。

雯雯抚媚说:人家见你太累了,太辛苦,不忍心叫你起来洗。

志扬用鸡巴磨蹭雯雯丰臀,肉棒已然挺立着。

雯雯说:不……不要了……人家受不了……啊……不要了……啊……

志扬手指撩拨蜜壶花园说:人家还要嘛!

雯雯说:我的小穴……啊……还痛痛……乖……啊……不要了……

志扬故意生气说:自己舒服了,不让人家舒服,雯雯最自私了,哼……

志扬就走出浴室往床上躺闭起眼睛,雯雯赶紧关掉水,连身上都没擦乾追了出来,向志扬撒娇说:对不起,不要生气嘛!雯雯坏坏,哥哥不要生气嘛!

志扬依旧闭眼?躺着不理雯雯,雯雯只好用身体磨蹭志扬,用手抚摸鸡巴,用丰乳磨蹭坚挺鸡巴,用口含住火热大鸡巴。

志扬推开雯雯说:我要回家了,雯雯不守信用,还说满足我所有好。

雯雯眼里湿润哭出来说:对不起嘛!人家不是故意的啦!人家……真是痛痛,好嘛!不要生气,人家就算小穴裂开也陪老公玩,好吗?不要生气嘛!对……不……起。

志扬笑着抱住雯雯说:志扬跟你开玩笑的啦!

雯雯正色望着志扬说:老公不生气喔!雯雯真的爱老公,怕老公生气,对不起,雯雯没用,不能让哥哥舒服。

志扬窝心不好意思抱着雯雯,雯雯吻着志扬,眼泪不停流出,吻舔志扬脸庞,双唇,胸部乳头,舔吻腹肌时更用丰满乳房左右磨着青筋暴怒的大鸡巴……

雯雯玉手抚摸志扬胸肌乳头,抚摸阴囊,舔含吸着火热龟头大鸡巴,吻向阴囊,含住睾丸用舌头撩拨睾丸,甚至用舌头舔会阴及志扬菊花穴……

专注的神情,让志扬舒服的:啊……好舒服……好棒……啊……好美……

雯雯跨坐上来时,志扬说:不要,雯雯痛痛,不要。

雯雯眼泪又流出了说:老公生气,不原谅雯雯。

志扬说:没有啦!老公疼雯雯,怕雯雯痛痛。

雯雯说:再痛也要让老公舒服啊!

志扬说:雯雯不乖,不听话;不然放进去,不要动,让老公抱你睡,好吗?

雯雯怀疑说:老公真的不生气。

志扬说:来,放进去。

雯雯小浪穴慢慢的吞没坚挺火热的大鸡巴,被龟头稜角刮着舒服的:啊……啊……

雯雯志扬紧紧抱住。

雯雯说:人家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人家好爱好爱老公,以后绝不惹老公生气。

志扬说:雯雯最乖,老公不生气,老公疼雯雯。

雯雯才破涕爲笑说:真的。

雯雯心满意足,安心睡了。

天刚亮,雯雯醒来想着昨晚的激情,想着一切都是兰馨妈妈的安排,才促使她与小叔的缠绵,虽然心中不好意思,却感激兰馨妈妈……

想到志扬的善良真张?Γ?胫?緭P的温柔和凶猛,她温柔看着小叔志扬沈沈的睡着……

雯雯看着已经软软的弟弟,没想到昨晚如此粗大坚挺,雯雯感觉弟弟好棒,让她享受如此让人难以忘怀的高潮,她不由自主轻轻抚摸着弟弟……

雯雯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弟弟,过不久弟弟已经昂首而立,好粗大喔!坚挺火热!

雯雯用舌头轻轻舔着,含着稜角分明的龟头,志扬抚摸着雯雯秀发说:雯雯,一大早就不乖了。

雯雯吐出大鸡巴,躺在志扬怀中说:雯雯乖乖,弟弟坏坏,欺负姐姐,欺负妹妹,让妹妹痛痛。

志扬笑着说:那哥哥叫弟弟以后乖乖的,不要再欺负妹妹了。

雯雯说:姐姐要弟弟欺负妹妹,因爲妹妹不乖,妹妹坏。

志扬说:雯雯,今天去公司见到兰馨妈妈,要叫兰馨姐姐喔!

雯雯疑惑说:我都叫她兰馨阿姨,你以前不是叫她兰馨阿姨,爲何叫她兰馨妈妈呢?

志扬说:从昨晚后,你就要叫兰馨姐姐了。

雯雯说:难道老公跟兰馨阿姨已经……

志扬说:嗯……

雯雯说:那兰馨姐姐不吃醋啊!还让我们……

志扬说:我还怕雯雯吃醋,兰馨妈妈不会吃醋。

雯雯说:雯雯不吃醋,只要老公对雯雯好,心中有雯雯就好。

志扬说:过几天搬去我家,我相信兰馨妈妈不会反对。

雯雯高兴说:真的,老公对雯雯最好了。

在扬承五金公司公司,雯雯走入董事长办公室,见到兰馨,红着脸羞赧说!兰馨姐姐好。

兰馨微笑问:昨晚熬夜喔!今天走路怪怪的,昨晚志扬有没有很凶猛啊!

雯雯低下头说:姐姐,不要笑人家嘛!

兰馨牵着雯雯往沙发坐下说:过几天整理整理,搬去我家,好好服伺志扬。

雯雯说:志扬已告诉我,我是向姐姐报告,看姐姐意思如何,没想到姐姐同意了。

兰馨说:这志扬来个先斩后奏。

雯雯说:姐姐,不要怪志扬啦!

兰馨笑着说:没想到雯妹这样爲志扬,想必昨晚志扬让雯妹舒舒服服喔!

雯雯脸上红晕说:才没有呢?

兰馨说:老实跟姐姐说,志扬昨晚有没有让雯妹舒服呢?

雯雯脸红羞涩说:志扬……好棒,让我高潮好几次,昨晚……是我这辈子最……舒服的一天,志扬……好凶猛,到现在还痛痛呢?

兰馨说:这志扬不晓得怜香惜玉,回家兰馨姐帮你骂骂他。

雯雯紧张说:兰馨姐不要,志扬会生气。

兰馨笑着说:雯妹尝到甜头了,怕志扬生气。

雯雯说:我要志扬哥快快乐乐。

兰馨说:雯妹,我没看错你,我们让志扬快快乐乐,我们还要帮志扬找一个老婆可以接受我们姊妹的,让我们好好服伺我们的老公。

雯雯正色说:嗯!

志扬在油漆总代理商上班,外务经理阿南常常欺负志扬,常常叫志扬在下班时间送货到外县市……

志扬知道必须忍别人所不能忍,才有机会出人头地,志扬也甘之若饴送货。而董事长秘书晓玫常常在下班后陪志扬送货。

晓玫是个可人儿,166cm,34。25。34,脸蛋姣好,身材高挑,长发披肩,30岁,大志扬5岁,对志扬很好。

要不是志扬知道晓玫是胡董的地下情人,志扬定会追求晓玫。

那天下班时间快到了,经理阿南走到志扬面前说:志扬,天人五金10桶红油漆,你送去给他们。

志扬说:好。

志扬到库房提货心想:今天又要七点下班了,经理又要跟胡董去土鸡城吃粉味。

志扬提货出来,公司早已下班,人走光了,志扬填写签单準备送货,晓玫从外面走入公司说:志扬,我买了两个便当,陪你去送货。

志扬说:晓玫,这不大好吧!让公司同仁知道就不大好,如果让胡董知道更不得了。

晓玫说:我很小心,所以我故意去买便当再折回来啊!更何况阿南这小人跟胡董去土鸡城喝酒玩女人,不会有人知道,你放心吧!

志扬说:好吧!

车子在公路驰骋着,晓玫边吃便当边喂着志扬吃便当,晓玫说:志扬,待会送货回来,到我公寓去坐坐好吗?

志扬爲难说:好是好,不过……

晓玫知志扬心中顾忌的事,晓玫微笑说:你放心,不是胡董那一间公寓,是我另一间公寓,没有人知道,从没有男人去过,你是第一个喔!

志扬高兴说:好啊!晓玫穿着窄裙,坐在驾驶座旁,窄裙被提高不少,志扬边开车边欣赏着晓玫的滑嫩大腿……

晓玫知道志扬眼睛不时飘向她的大腿间,晓玫故意挪动丰臀且侧身微微张开大腿,让志扬欣赏着自己裙下春光……

晓玫知道她性感透明内裤,想必浓密的阴毛早已窜出透明三角裤,果然见志扬跨下已撑起西装裤。

晓玫问:志扬你有女朋友吗?

志扬说:我没有女朋友,但我不想骗你,我有二个没名份老婆,一个是我的继母兰馨,一个是我哥离婚的妻子雯雯,她们都很有气质很温柔,她们都很照顾我,像晓玫一样。

晓玫笑着说:没想到志扬如此真眨?矝] 想到你看起来乖乖的,竟然如此神通广大,也对,至少你不会伤害到任何人。那晓玫认志扬作乾弟弟好吗?

志扬说:我才不要呢?

晓玫哀怨问:爲什麽?你看不起晓玫吗?

志扬说: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现今社会乾弟弟乾姐姐十之八九,演变到最后都是奸夫淫妇的藉口,不仅欺骗自己,更是伤害别人,世间饮食男女无关道德,但欺骗感情是种可恨可耻的行爲。

我看不起这种人,兰馨。雯雯她们和睦相处,我们三人行不去伤害任何人。

晓玫说:没想到志扬年纪轻轻,懂如此多道理,可谓性情中人。

志扬说:是赤子之心。

晓玫说:但人家想跟你不只是同事关系啊!

志扬笑着说:那太简单了,就当我的老婆。

晓玫脸红心跳说:人家在跟你说真的,你却开玩笑。

车子已到晓玫公寓了……

打开门,走入客厅沙发坐着,志扬看着房间布置的清爽宜人,此时晓玫已拿出红酒和杯子,晓玫倒了酒说:喝点酒。

志扬说:谢谢你。

晓玫和志扬边喝酒边聊着,志扬才知晓玫因一年前胡董喜欢她,晓玫因爲不喜欢胡董,更胡董已有家室,所以不愿胡董追求……

没想到那小人阿南爲了巴结胡董,在一次应酬中下药迷昏晓玫让胡董得逞,阿南才当上经理。

也知阿南的妻子小芬也是下药来的,阿南小她太太五岁,阿南30岁。

阿南成天和胡董40岁天天上酒店,胡董在外也有一酒店小姐小真同居着。

胡董买一间公寓给晓玫,怕晓玫揭发他,胡董是入赘的,所以很怕董娘黄美,晓玫虽厌恶胡董,想着清白已被胡董玷汙,所以藉约每个月一次让胡董逞兽欲,尽量捞钱,所以才有此公寓,此公寓连胡董也不知。

晓玫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微醉的晓玫问志扬说:志扬你会不会认爲晓玫很贱呢?

志扬说:怎会呢?你当董事长秘书,只要董事长有歪念,你难逃魔掌,你身不由己。

晓玫问:志扬,你会不会看不起晓玫,认爲晓玫很肮髒呢?

志扬说:晓玫对志扬如此好,常常照顾志扬,晓玫在志扬心中是纯洁的,是最漂亮的。

晓玫满脸红晕低下头接着问:那……刚刚……在车上志扬……说要人家……当志扬老婆……是真的吗?

志扬说:这我不大敢确定。

晓玫紧张问说:爲什麽不确定呢?

志扬苦笑说:当然啊!如果晓玫不愿意,那我也没办法啊!

晓玫高兴拉起我说:来,我带你参观房间。

打开房间,床铺旁一间透明玻璃浴室,志扬说:晓玫,你怎把浴室装潢成如此呢?

晓玫说:我想跟我以后老公浪漫过家居生活,我想清楚看着老公洗澡,也想让老公看我洗澡。晓玫拉着志扬坐在床铺,一一介绍家具。

晓玫突然问志扬说:我漂亮吗?志扬喜欢吗?

志扬说:晓玫最漂亮了,如果志扬不喜欢,怎会在车上偷窥晓玫呢?晓玫不是知道吗?晓玫那透明三角裤很性感惹火迷人,晓玫不是也看到志扬下面撑的难受。

晓玫大声叫:喔!你早知道了,你好坏喔!你好讨厌啦!边说边打着志扬。

志扬趁机抱住晓玫,晓玫脸上红晕,心跳加速着,晓玫闭起眼睛微微嘟着嘴……

……

志扬见晓玫如此抚媚迷人,温热双唇微微吻上晓玫火红双唇,含着上唇下唇,慢慢用舌头舔着晓玫双唇……

晓玫享受着志扬温柔的吻,彼此抚摸着背部,湿吻着,彼此舌头在舔含着追逐着,在口腔中驰骋着,房间中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志扬吻着晓玫脖子,脸庞,耳朵,轻轻向耳朵吹气着,用湿热的舌头舔着耳朵内,鼻音:嗯……嗯……喘着。

晓玫全身酥软蠕动着,全身颤抖着,闭着眼,皱着眉头,微微开口喘息着:嗯……嗯……头部摇晃着,长发散乱着,似乎享受着志扬的温柔亲吻,温柔抚摸。

志扬手抚摸上那饱满坚挺的双峰,用手指指腹绕圆攀登着高峰,用手撩拨抚摸晓玫大腿内侧。

晓玫颤动着喘息着:嗯……喔……哼……

志扬肉棒挺立着磨蹭着晓玫大腿,志扬慢慢抚摸着吻着,用手想解开晓玫衬衫的扣子。

晓玫轻轻推开志扬,脸红心跳羞赧下头,喘着气说:志扬……我先去洗澡……你在这等一下……好吗?

志扬知道这是晓玫愿望,强忍住满身炽热的欲火对晓玫说:嗯!洗慢一点,让老公好好欣赏晓玫美丽的身体。

晓玫低头嗯!一声,打开房间音响,走入透明玻璃的浴室。

晓玫在浴室中,抚媚看着志扬,慢慢解开一颗颗衬衫钮釦,或许慢慢习惯志扬专注温柔的眼神,或许有一段距离虽然隔着透明玻璃,或许晓玫自己已模拟过好多次……

抚媚诱人的脱下衬衫,脱下窄裙,转过身脱下那胸罩,弯腰脱下那透明丁字裤……

志扬看得血脉贲张,不能自己,晓玫动人曲线,滑嫩肌肤,丰满结实上翘丰臀,修长结实的腿,弯腰时那大腿根部黝黑浓密的茵草。

志扬坐在床上,晓玫勾动志扬内心欲火,晓玫已开莲蓬头,头上水柱浇淋着这赤裸裸完美无暇的美丽身体,水顺着动人曲线轻泻而下,如同房间内音乐缓缓流泻着……

晓玫侧身揉着清洗坚挺乳房,慢慢来到浓密茵草,抚摸清洗着结实臀部,每一动作深深吸引住志扬专注眼神,志扬受此惹火挑逗,哪能自持呢?

志扬喘气着,呼吸好重……好重……

晓玫突然被一强壮身躯拥抱着,丰臀上被坚挺火热的肉棒顶着,磨蹭着,坚挺乳房被用手轻轻抚摸着,后背被结实胸肌紧靠着。

耳朵被志扬温柔吻着,舔着,晓玫酥软享受着志扬的温柔抚摸,耳旁传来志扬喘息呻吟声:嗯……晓玫好美喔!喔……美的让人神魂颠倒……啊……嗯……

晓玫艰辛强忍身上欲火的烧焚,转身爲志扬沖洗着上身,抚摸志扬健壮胸肌,晓玫爱不释手,感觉志扬心跳着……

志扬拉住晓玫的玉手,慢慢往腹肌让晓玫清洗着,慢慢往下,当碰到志扬粗大火热坚挺的大鸡巴,被凶巴巴跳动着大鸡巴,吓得连忙缩手,脸上红晕侧着头说:志扬,你的……好粗大……我会怕……

志扬笑着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拉着晓玫的手再度摸上志扬的大鸡巴,志扬引导着羞涩脸红喘着的晓玫慢慢套动大鸡巴,晓玫感觉大鸡巴的坚挺火热,粗壮昂然,凶巴巴的跳动。

志扬此时也抚摸晓玫美乳,丰臀,细腰,蜜壶。

晓玫羞涩说:志扬,怎麽……越来越大呢?人家……会怕……

志扬让晓玫站立靠在浴室墙壁上,任莲蓬头的水由上而下浇淋着,温柔吻着晓玫脸庞,双唇,白皙脖颈,坚挺的双峰,用手抚摸晓玫身上每一吋滑嫩嫩肌肤。

晓玫好舒服,好舒服,这辈子从没有如此温柔被对待,被抚摸,被舔含着,舒爽着喘息呻吟着:啊……嗯……嗯……头舒服到左右摇晃着。

志扬由晓玫双峰,慢慢转移阵地,舔含吻着晓玫平坦腹部,用舌尖舔着肚脐,慢慢往花园蜜壶,晓玫惊醒用手按住志扬的头喘着气说:啊……那里髒!不要……

志扬眼神郑重说:晓玫,不要看不起自己,连自己都觉得髒,志扬眼中晓玫身上每一吋肌肤都是如此完美无暇,如此圣洁美丽。

晓玫说:不过……他从未用嘴……吻……那里过……

志扬说:胡董,不是爱你是玩你,而志扬是爱你啊!所以心态不同。

晓玫手放松了,眼框湿热流下感动的泪。

志扬舔着晓玫腹骨沟,来回舔吻着,双手时轻时重揉捏着晓玫丰臀,用舌尖轻轻舔着阴唇,拨开阴唇,吸吮着湿淋淋的小穴,不知道是水,还是淫水。

晓玫热泪盈框喘息着,美乳摇晃,全身酥软颤抖蠕动着,喘息呻吟着:啊……好舒服……嗯……志扬老公……好棒……啊……啊……

志扬舔含着阴蒂,用舌尖撩拨着,用双唇吸吮着,志扬且用手指慢慢抽插泉涌而出的小穴。

晓玫舒爽到站立不住,双手环抱志扬脖颈,臀部挺得高高的,头躺在志扬怀中闭着眼,皱着眉头,嘴微张喘息呻吟着:啊……啊……啊……

志扬感觉到晓玫阴道急剧收缩着,呼吸越来越急促,知道晓玫已接近高潮,加速用手指抽插着……

晓玫挺起丰臀,全身颤抖,喷出一道道淫水,志扬用大腿垫着晓玫丰臀,掏尽她的淫水,晓玫舒爽了……躺在志扬怀中重重喘息着。

志扬怕晓玫感冒,伸手关掉水,抱起三魂七魄已经散掉的晓玫走出浴室,轻轻放躺在柔软床上。

晓玫从未经曆如此美好情境,头晕晕的但很舒服,飘飘然想着如果能如此死掉,她也心甘情愿,能死在志扬怀中此生无憾啊!飘蕩着……

不知过了多久……想到志扬弟弟还没舒服呢?自己好自私喔!

晓玫在茫茫中想回来,苏醒了,勉强睁眼,见自己已躺在床上了,志扬温柔吻舔着她的乳房,乳头,和平坦腹部,志扬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大腿。

晓玫感动着哭了,志扬惊吓问:怎麽了,老公让你难堪吗?还是晓玫不舒服。

晓玫摇着头,擦着眼泪,笑着抱紧志扬说:老公……好棒喔!晓玫好舒服,好舒服喔!老公……谢谢你……让晓玫从未如此舒服过……好美喔!

志扬说:老公,等会让你更舒服喔!

晓玫才警觉到说:志扬老公你好好躺着,让晓玫好好体贴伺候你,好吗?老公要好好享受喔!不过……晓玫从未舔含过男人的弟弟,如果老公不舒服要讲喔!

晓玫温柔吻上志扬双唇,用舌尖舔着志扬五官后,边抚摸志扬边舔着结实胸部……

当晓玫舔吻志扬腹肌肚脐时,晓玫用丰满坚挺的乳房左右磨蹭着火热硬梆梆的大鸡巴……

更用双手把自己丰乳挤压包围大鸡巴,并用口含住大龟头,用舌尖舔着龟头呻吟说:志扬,你的肉棒……嗯……好粗大……待会……嗯……要温柔一点喔!慢慢来……嗯……人家怕受不了……晓玫嘴含住龟头,用手温柔套动着……

志扬感到晓玫舔含很生疏,但却很舒服,晓玫姣好脸庞,不时用抚媚眼神飘向志扬,志扬舒服着呻吟着:啊……好棒……晓玫……舔着好舒服……喔……好美。

晓玫看志扬舒服到全身蠕动着,嘴巴张大呻吟着,晓玫受到鼓励似的,更专注舔含用嘴巴套动大肉棒,晓玫满足的发出:嗯……嗯……和口水声吞嚥声……嗯……咻……咻……嗯……

志扬感到晓玫越来越领略舔含吸吮技巧,且抚摸弟弟的蛋蛋,含舔弟弟蛋蛋。

或许晓玫从志扬颤动呻吟中,知道如何才能让志扬舒舒服服。

志扬受不了如此挑逗,翻身让晓玫躺着,晓玫弯曲脚张开腿说:老公……慢慢来……人家怕……

志扬回说:嗯……晓玫放心。

志扬扶住大鸡巴用暗红龟头磨着小穴,细缝,阴蒂,湿淋淋小穴迎逢大鸡巴,志扬慢慢挤压入晓玫的小浪穴中,旋转入旋转出。

晓玫嘴张得大大叫着说:慢……慢……好涨……龟头……喔……刮……啊……

志扬坚挺火热大鸡巴一分分旋转挤压入湿潺潺晓浪穴中,快到底时,志扬挺腰直刺花心。

晓玫张大嘴呼喊着:啊……

志扬先抱住晓玫,晓玫全身颤动着,志扬好慢好慢抽插着小浪穴,晓玫小浪穴被龟头稜角刮得疯狂了……

龟头快到花心时猛烈撞击着,时而旋转着磨着花心,晓玫疯狂呼喊着:啊……受不了……啊……丢了……泄了……啊……

志扬紧抱呼吸急促重重喘息的晓玫,慢慢磨着花心,感觉一阵阵热液浇淋龟头,大鸡巴更青筋暴怒跳动着……

晓玫刚回神睁开眼睛,志扬快速抽插数十下,猛烈撞击着,晓玫闭眼,张口,皱眉,痛苦舒服叫喊着:啊……啊……啊……不……泄……啊……泄……啊……

志扬转慢了,晓玫被志扬时快时慢,时深时湷椴宓囊??煌5牧鞒觯?叱币?br /] 波波直逼晓玫,晓玫快虚脱,感觉到身上水分急速递减,连血液中的水分都快流失了,转换成如涌泉般的淫水。

志扬已到爆炸边缘,按住晓玫肩膀,伏在丰满美乳上,用尽全身之力,狂猛挺腰急速抽插着,撞击着……

啊……啊……出……来……了……啊……晓玫抱紧志扬,抚摸志扬头发,彼此满足着喘息着,经过约10分锺,彼此还喘着,慢慢平缓了。

志扬舔含晓玫双唇,拨着晓玫秀发,但还是压在晓玫身上舍不得离开……

晓玫苏醒了,抚摸志扬脸庞说:志扬,从今以后志扬就是我唯一男人,你让我得到自信,你让我享受如此高潮,你对我如此温柔。

纵使以后志扬不理我,我永永远远是属于志扬的,肉体上心灵上全属于志扬的。

以后志扬不理我,我甯愿饥渴而死,也不会背叛志扬。

志扬说:志扬会理你一辈子,不会让你饥渴而死,除非弟弟……不行了。

晓玫说:弟弟最棒了,好粗大,好坚挺,又好烫,弟弟不会不行啊!更何况哥哥也很棒,嗯……比弟弟棒,哥哥的手,哥哥的嘴舌,还有哥哥销魂蕩魄的呻吟声,晓玫听得骨头都酥软了。

志扬说:嫁给我好吗?

晓玫脸上红晕说:你不嫌我比你大5岁吗?你不嫌我……不是……

志扬插嘴说:我要娶你,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晓玫说:你是认真的!

志扬:嗯!

晓玫咬着唇思索着说:好,不过你要答应我二个条件,第一。要先徵求兰鑫,雯雯同意,同意后名份上我虽是老婆,但实质上我是老三,志扬不可怠慢我们三人任何一人。

第二。不要聘金,但志扬要接受我这间公寓,还有999万现金,当作嫁妆。

志扬说:你是不是发烧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晓玫正色说:人家跟你说正经,不许胡闹。

志扬嘟着嘴说:哪有老婆这麽凶的。

晓玫笑着靠在志扬身上撒娇说:人家急嘛!不要生气嘛!

志扬说:你也要答应我二个条件,第一。从现在开始,如果对我生气,我就休了你。

第二。现在跟我回去见兰鑫和雯雯。

晓玫高兴说:老公最好了,我就知道老公疼晓玫。

来,晓玫帮老公洗澡,晓玫嘴巴帮弟弟洗澡,晓玫高兴拉着志扬往透明浴室去,不一会儿,透明浴室只见晓玫跪在志扬前,头前后摇动着。

浴室中传来志扬舒服呻吟声:啊……舒服……晓玫好会舔……好舒服……喔……晓玫进步了……

客厅中兰馨,雯雯和晓玫兴高采烈谈论着,兰馨对着晓玫说:晓玫妹,过几天你和志扬辞了工作到我公司去上班,志扬的爸爸最大希望就是志扬能接掌公司,所以才将公司取名爲扬承五金公司。

我希望慢慢让志扬进入情况,财务由兰鑫姐控管,雯雯物料流通控管,晓玫负责市场区域控管。

晓玫说:谢谢兰馨姐,雯雯姐接受我,我会努力的。

雯雯说:年纪我最小,却当晓玫的姐姐,有点不好意思。

晓玫说:雯雯姐,这是应该的,晓玫希望和两位姐姐好好照顾志扬老公。

雯雯说:晓玫,我想问你一件事情,如果我有……志扬的骨肉,你……介不介意。

晓玫笑着说:我希望雯雯姐,兰馨姐都有志扬的孩子。

我都会视如己出的,我们是一家人。

兰馨,雯雯,晓玫的谈话充满和乐气氛。

志扬说:该睡了,有是明天再聊吧!

晓玫说:今天我好高兴,我睡不着。

雯雯说:晓玫妹,今晚先睡我房间,我陪你聊个通宵,明天起我们再一起整理你的房间,好不好。

晓玫说:好啊!志扬搂着兰馨往楼上房间走去。

雯雯轻声问着晓玫说:玫妹,志扬有没有让你舒舒服服呢?

晓玫羞赧说:老公……好棒,真的好舒服。

雯雯接着问:志扬老公大不大,强不强。

晓玫脸洪羞赧说:雯雯姐,我们到房间去聊吧!

志扬好温柔……又好凶猛,想到那……火热粗壮的龟头……刮的感觉,撞击,这辈子忘不了。

雯雯说:玫妹,要好好照顾老公喔!不能太贪心喔!老公喜欢人家舔含它喔!

晓玫说:姐姐,我知道,晓玫会让老公舒服,但不伤身体……

兰馨在房间中喘息着蠕动着:啊……志扬不乖……啊……不要……

志扬说:妈妈坏,谈那麽久,嗯……都不管志扬了。

兰馨呻吟着:啊……妈妈……是关心志扬……喔……终身大事……才……啊……

志扬说:人家不管,妈妈最坏。

志扬掀起兰馨裙子,见兰馨身穿三角裤,抚摸上早已湿淋淋的小浪穴。

兰馨呻吟着:喔……老公……啊……新媳妇……在……不要……啊……

志扬饥渴贪婪已脱下裤子,扶住火热坚挺的大鸡巴,从后挤压入熟悉浪穴中。

兰馨手扶住床沿,丰臀高高翘起,被志扬大鸡巴缓慢抽插着,兰馨感到龟头比以前更大了,刮着小穴嫩肉……

啊……好舒服……妈……好爽……志扬……啊……妈……受不了……妈妈坏……志扬乖……啊……哼……

啊哼……啊……泄了……啊……

兰馨伏上床上闭目喘息着,志扬抚摸着她说:啊……妈妈坏,不疼志扬,不穿三角裤兰馨只能点头无力的嗯!

兰馨回神后,志扬把大鸡巴缓缓刮着浪穴脱离出,兰馨:啊……啊……轻……啊……

志扬说:妈妈坏。

兰馨无力说:老公好强喔!妈妈坏透了……亲哥哥……我的亲哥哥……最棒了,哥哥让我舒舒服服,弟弟都没泄,好厉害,老公最乖了……好好照顾身体喔!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太棒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