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继父
我的继父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我之所以会住在那里,
因爲妈妈嫁给了现在的继父。是什麽机缘使他们二人
结合的,并不了解。我只知道他比母亲还要小两岁。而且刚刚开始,我觉得
他有点女性化,所以我并不十分喜欢他。母亲爲何带着孩子改嫁,又还要忍
受一个娘娘腔的男人,这件事也令人不解。但是,事实是继父无法抗拒母亲
的美色而娶她的。
继父他看上死了丈夫的母亲她颇具姿色,所以就央人来提了好几次亲。当然
也还有其他的追求者。但是,因爲已逝的父亲很穷,所以母亲坚持再嫁的对
象必须要有房子而且没有孩子的男人。因此母亲才嫁给了具备这些条件的继
父,这些对我而言也没什麽值得开心的。
母亲及继父都希望已经高中毕业的我留在家里学习做家事。
听妈妈说,继父在一家专做女性内衣裤的公司担任设计课的股长职务。而且
他每个月的薪水丰富的足以养活我与妈妈。更何况我们住的是自己的房子,
所以也就没有租金的支出,因此我们的生活就更充裕了。
自从父亲去世后就一直工作到目前的母亲,终于因爲再婚而找到自己安适的
第二春,从此以后再也不用爲生活而奔波了。虽然说生活已经有了着落,但
妈妈并未因此而放弃目前的工作。而且她公司也希望她婚后能再像婚前一样
的来公司继续服务。
有的时候,妈妈会去远一点的地方出差而不在家好几天,这时候我就必须负
责準备继父与我的三餐,并代替妈妈做好应做的家事。尽管妈妈不在,继父
也像平时那样对我,甚至于对我更好。
就那样有一天....妈妈因爲出差晚上不在家。令人意外的是外面正吹打
着不应属于这季节的暴风雨,在二楼的我害怕的无法入睡,所以就跑到楼下
继父的寝室去了。
无疑的他是我的继父,我想他对我这就像自己女儿一样的我应该不会有邪念
才对。而且我住在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也没有看见他有做过什麽不好的事
。何况,比起以上的疑虑,我觉得暴风雨要可怕的多了。
我把自己的寝具放在继父的床上,此时继父正準备睡觉。
「爸爸对不起!实在不该这麽打扰你......」
「怎麽这样说呢!自己的女儿跟爸爸睡在同一间屋子里是应该的呀!」
我实在感觉不出小眼睛的继父脸上有任何不高兴的神情。
「那麽....爸爸请休息吧!」

好了寝具后,这样的对继父说,说完后我就迅速地钻入棉被中躺着。
可能对继父而言,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躺在一起睡觉,所以看起来他似乎很难
入眠,他翻了好几次身。我也因爲暴风雨的声音实在太大而怕得钻在棉被里
,迟迟无法睡着。
那时随着一阵强风的吹过,传来了啪答的声音,好像是什麽掉落了。
「好像是哪里被风吹坏了,我去看看。」
继父他一边说着一边快步的走出房间,爬上二楼去检视,大约过了四、五分
锺才下来。
「没什麽,是门的声音,京子....我..我的手弄黑了......」
大概是因爲风吹落了许多的灰尘吧。
「京子你最近都做饭给我吃,很辛苦你的手大概也变粗了不少吧!让我看看
......」
说完就提起我的手,并紧紧的握住。
「不......并不像你想的那麽粗,只是替爸爸你做做饭而已也没..
....」
我说着想将手抽回,但他依然紧握着我的手。
继父他先玩弄着我的小指头,然后又仔细的看看我的手掌,突然他用力将我
的指尖捏在一起而发出了「咻」的声音。
在一瞬间,我震了一下。
「爸爸已经很晚了,睡吧!」
我说着边抽回自己的手,可是这一次却怎麽也抽不回来。
「京子你有一双美丽的手哦!跟你妈妈的大不相同。」
「那里....妈妈才......」
我话还没说完,继父他突然间侵近我的身旁,并将手放在我的肩上,他又将
嘴靠近我的耳朵轻轻的说:
「京子....今晚让我抱着你睡吧!」
这是何等充满诱惑的话啊!我并未回答,只是一动也不动的看着继父的脸。
接着他又继续的说:
「京子好吧!......」
我尽量不乱想,也许他只当我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吧,我又想或许他只想藉着
抱抱我,来表示他对我的好感吧!但是我还是这样的想着。
我像是一只见到蛇的青蛙一样的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我的心也噗通噗通的跳
个不停。
接着继父他一步一步的抱紧我,然后将唇贴着我的唇,开始吻起我来。但是
我却咬紧牙,紧闭着我的双唇。
「来....来吧!打开你的双唇将舌头伸出来看看......」
听了他这麽说,我小心的一点点慢慢的伸出我的舌头。我不知道爲什麽我会
愿意这麽做,但此刻我的身体还在颤抖着呢!
我的继父-02
————————————————————————
「哇!太好了,再伸....再伸一些出来吧!」
我照着他说的那样一伸出了舌头,继父便迫不及待的吸了起来,而且他也伸
出他的舌头让我吸吮。
他用右手环着我的肩膀,并继续的吻我,左手却从我的前面伸进了睡衣里面
,慢慢的滑到了下腹部大腿间,并拨弄着我的阴毛。
过了一会儿,继父便伸长了他的手,手指在我那富饶地带划着圆圈。大阴唇
、小阴唇的划了几圈后,终于他将手指滑进了阴唇上,并抚摸着阴蒂、阴核
,然后慢慢的朝着生殖器上插了进去。
虽然我男朋友也曾这样的抚摸过我,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拒绝继父那强而有力
的手,终于他使力的插了进去。
继父他将一根指头插进了我那温热又湿润的性器中,像在划圈一般的蠕动着
。被这样一搞,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不感是心理或是生理上均有痛快的感
觉,随着我的兴奋,我也可以感觉得到继父那抱着我的手也愈来愈用力了,
这个举动让我更加的兴奋。
突然间继父把我放在床上仰躺着,并张开我的双腿,然后骑在我身上。他掏
出了他那根坚挺粗大的阳物,同时将唾液涂满在阳物上。
当我看到那硬如木头的大肉棒时,我禁不住的欲火焚上了身。面对这麽巨大
的阳物,虽然以前也曾听别人说过,可是我一想到它要插入女人的身体中,
那可真是无法想像。
不理会我在想什麽的继父,他正用唾液在涂着我的妹妹呢!然后他将阴茎送
到了我私处的入口处对準它,并将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之后用力「咕」的
一声插了进去。
当阴茎插入的那一刻。
「啊....痛....啊....痛......」
我不禁失声的叫了出来,我并不是虚僞的叫,是真的感觉到痛,所以才叫的

继父赶忙抽了出来。但是一会儿,继父又再度用比先前更大力量,将他那巨
大的阳物送到我的体内。
还是感觉不变的痛。
「讨厌....啊....停止....不要....不要好痛啊!」
我大声的叫了起来,这时我的脸恐怕已经因爲痛而变形了吧!
「嗯....我知道了....啊....那麽下一次吧!」
继父他劝我说,然后他回到自己的床上。
「京子今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们二人之间的秘密喔!你明白吗?」
他用着成熟的口吻说着,一点也没有娘娘腔,看来我已经接受他。
*********************************
第二天早晨起来,我没看到昨夜无礼挑逗我的继父,可能是不好意思吧!他
居然没吃早饭就出门去上班了。
因爲昨晚被干,所以一大早我便起来洗澡,我仔细的检视着昨夜被继父摩擦
、插入的阴部。现在依然觉得很痛哪!到底被伤害的怎麽了?我用手指一遍
一遍的拨开阴唇来检查,结果没发现任何异状,完全跟平常一样。
这样一来,我就安心了,拍拍胸脯我安心的清洗着会阴部之后,回到房间睡
了一觉,以弥补昨夜不足的睡眠。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之后,有人把我摇醒了。意识不清楚中,我勉强的睁开了
双眼,看到的是昨晚上欺侮我的继父,站在我的面前。
「京子身体不舒服吗?」
他担心的问着我。
「哦....没有没什麽事!」
「这样就好,没事的话就好。因爲昨天晚上的事,我一直担心着,所以就提
早赶了回来看你....」
他一边用像女人一样细的声音说着,一边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后一直看
着我的脸,而另唷一只手却摸进了我的大腿间。
迎着继父那不怀好意的眼光,我的身体动了动,虽然有想要抗拒的意识,可
是身体却钉着无法动作。
不久他的右手就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手指也不客气的搔着私处上的阴毛。他
用指头抚摸前进着,不久就攻到了私处的阴唇上,顷刻间私处便湿润了起来
,于是他趁机将中指滑进了阴户中。
《啊!又来了,继父又成功了。》
我这样的想着,却什麽也没说,随着继父那温柔的抚摸,我的身体不禁「噗
」「噗」的震憾了起来。
我知道此时我的脸不但热了起来,而且连耳朵也红了起来。这时继父更加快
了速度摇动着手指,以划圆的方式在私处里不断的动作着。
我的脸大概露出了欢愉的脸色吧!所以继父才会用一只手脱掉长裤与内裤,
然后钻进了我的棉被窝中。
他又一边的抱住我亲我,一边又用手指尖玩弄着我的阴蒂、阴唇、阴核等,
当然不用说,我又兴奋的喘着气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让我仰躺着,并像昨天晚上那样的骑在我身上,然后掏出
了他那呈黑色的巨大肉棒,朝着我的私处用力的插了进去。
痛楚又再度的涌了上来,于是继父对着全身僵硬的我说着:
「不行,尽量让身体柔软,你不放轻松的话,就爽不起来的。」
尽管如此,我甯愿他只是用手指插入而已。
这时候我的会阴部已经有如喷水池般的涌出了许多的淫水。难道这是爱的泉
源吗?
继父他温柔的吻了吻我。
「那麽今天晚上,我慢慢的让你开心吧!」
说完就拔出了那家伙,只以手指搓揉着我。
母亲因爲公事,今天晚上又不回来。继父好像已经跟妈妈公司连络过了的样
子。今晚....今晚又要被干了。我一点也没有期待高潮的甜蜜心理,反
而还有一点厌恶的心情,唉!我自己也是五味杂陈的。
我的继父-03
————————————————————————
晚餐铁定又是麻烦事呢!没想到继父却从中华料理店叫来了丰盛的晚餐。
继父他将走私进口的舶来品的白兰地打了开来,并倒了一杯掺上水后拿给我
喝。
「白兰地是绅士、淑女们的高级饮料呢!」
他边说边劝我喝。
我满意的饱餐了一顿久违的中国菜,而且又不用收拾残局真好。继父又回到
房间继续的喝着他的白兰地。
当然我也陪坐在旁边,而且只要我的玻璃杯一空,继父就马上帮我再度的斟
满酒。此时心情极好的我,脸色红润,甚至希望继父赶快动手干我呢!我真
的期待着。
想着想着,继父他一把抱住我,就把我压倒在我坐的沙发上,用手按着我的
脚并快速的扯下了我的裤子。
房里灯火通明,而且就那麽的照在我的下体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挟紧双腿
,尽管这样却不影响继父。他正用手指沾着唾液将它涂在我的私处上,之后
他迅速的将一根手指头伸入洞内,当他的手指顶到顶端时,我的身体又颤动
了起来。
现在极度兴奋的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我想继父也一样吧!
那粗大且坚硬的肉棒,现在正在亲热着我的阴蒂,然后继父用二只手抓着它
,利用腰部力量,「咕」的将它送进了洞口
我,那龟头含在我的肉璧里的
感觉是.......。
「啊....痛啊......不行....不行....等等....爸
爸....等等.......」
我耐不住痛的哇哇叫。
继父吓了一跳,上起身抽出一看,阴道口居然出血了,于是继父用他事先準
备好的脱脂棉花,仔细又温柔的替我擦拭着。既使看着那被血染红的脱脂棉
花,继父也同样的面不改色的进行着第二次插入动作。
结束时,我仍然只是觉得痛而已。那种痛就好像在没有凹陷的地方钉入了钉
子一样,但是那只有在插入的时候。
隔天早上,一起睡觉的继父用手搓揉着我的乳房有一段时间之后,又再度将
那巨大阳物插了进来,结果还是不变。
这时继父有点担心。
「京子如果你不能成爲一个真正女人的话......」
他说着。
「不....我想不会这样才对。爸爸我一定要将这个放进去一次才...
...不然你......」
可能是因爲在家里的缘故,所以没有一点心理準备。
「对....对,下次我们找个好的宾馆去试试看吧!」
于是就这麽结束了。
那天出差回来的妈妈看了看我说:
「京子,你那里不舒服吗?」
我没想到妈妈会这样问我,我不禁心跳加快了起来。
「嗯....没有的事....我很好......」
我跟继父的事是绝对不能让妈妈知道的,所以今后我得加倍小心行动才是。
接着又过了大约五天左右,我对妈妈说,要跟朋友一起去爲同学会而做準备
,因此会晚一点才回来。
大约四点左右我就离开家出去,当然我并不是去跟朋友约会,而是要赶去新
宿的S饭店赴约,因爲继父在那里等我。
这跟刚开始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现在我居然急急忙忙的赶来赴约,一副迫不
及待想要一
男人阳具的样子。
到达新宿S饭店,被引导进入一间装璜浪漫的房间,这里气芬相当的好,而
且最重要的是它让我自然而然的放轻松了。
「来....京子....脱掉鞋子吧!外衣也脱掉吧!」
继父他早已换上了饭店里的浴衣。
当我反身背对着继父脱掉衣服,然后将裙子内衣等一件一件依着顺序脱掉以
后,继父他一把拉着我,并让我仰躺在床上。
他一边很有经验的吸吮着我粉红色的乳头,一边用两根手指头温柔的摸着我
的私处裂缝。此时我可以感觉到继父的阳物早已勃起,而且正不安份的在他
二腿间蠕动着呢!
舔过乳头以后,他接下来又一边用嘴吸着,舔着肚脐的附近,另一方面下面
的手也不停的挑逗着我私处的阴核,慢慢的我的快感愈来愈浓了。
不久继父的唇终于舔到了我的茂密黑森林处,他舔着舔着舔到阴蒂了,他更
用舌尖去碰触阴蒂。这时我全身上下像电流在奔跑一样的痉挛,而私处里流
出的粘液又更多了。
继父也停止服务我的阴蒂了。他用两只手抓着我的两个乳房,并用手指轻轻
的抠着乳头来刺激它。这样不停的抚摸之后,渐渐的我的身体也就不那麽僵
硬了。
从阴蒂上舌尖滑了下来,正好塞进了那二片粉红色的阴唇中间的裂缝处,这
一次舌尖往阴道里面插索着,并且集中火力的沖向深谷中。
房间里依旧灯火通明的,当那光线照在我一丝不挂的裸体上时,我看到下面
好像有一只野兽在舔食一样,但是我却没有一点厌恶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继父他张开我的双腿看着我的下体。
「讨厌啦!....不要看那里嘛!」
我撒娇的哀求着他。
接着他又像上次那样的掏出了巨大阳物,并把龟头对準私处的裂缝处,然后
抱紧我,并用力的「咕」的一声将龟头插入,结果还是会痛。
我又大声叫了起来,搞不好又流血了。
「我不能行房了,我是不是不健全啊!」
终于我掉下了眼泪。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成功,好吗?」
继父这样的鼓励着我,接着继父他换了一个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姿势来试试
看。这一次他让我把脸朝下俯卧着,然后他捧起我的屁股,让阴户口尽量张
开,再从后面将阴茎插入,可是仍然会痛并且出血。
看得出来相当困惑的继父,他再度让我仰躺着,然后充分的使用润滑液来润
滑我的私处,用平常的姿势再度慢慢的将阴茎插入我的体内。
不可思议的,这次居然不痛,而且我也用心的在接受着这根肉棒,随着龟头
慢慢的向里面前进,我愈来愈能感受了,目前也不会痛,好像到目前爲止都
很不错。
「好....好....要进到最里面了哦....怎麽样....啊..
..你觉得如何?」
我的脸红得发烫,并且左右的动了起来,宛然在梦中一样,我微闭着双眼,
双唇稍开的细细的品
着那阴茎一进一出的律动。
我不禁用手去触摸阴茎,看看它是不是已经完全都进了里面,终于我也能行
周公之礼,享受巫山云雨之乐了。
接着继父不再慢慢的一抽一动了,他加快了速度。
「如何!你觉得怎麽样?」
「哦....很棒....而且一点也不痛....哦....我有一股很
奇妙的感觉呢......」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嘴凑近了继父的嘴边,继父伸出舌头让我吸吮。我忘晴的
吸着,彷佛睡梦中一般飘飘然的感觉。
这时,继父也不曾停止地挺腰缩臀的抽动着肉棒,随着速度的加快,快感愈
来愈强烈。
继父突然抱紧我。
「哦....那个....京..京子....我..要..射了....
.喔......」
他一边叫着一边拔出阴茎,精液就「啪啪啪」的分三次射了出来。我定神的
看着这些被射出的精液,这些都是婴儿的种子。继父因爲怕我怀孕才射到外
面去的。
我相当的满足,那天晚上也就搞到很晚才回家。当然我跟继父的奸情是无论
如何都不能让妈妈知道的。
之后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搞了起来,真是爽。
就这样身爲女儿的我与母亲的丈夫,我的继父的关系就与日俱增。我们也常
常刻意的制造机会,相互交合而达到高潮。有时候明知道很危险,可是继父
还是登上了我二楼的房间来向我求爱,当然我也不会拒绝他。
我们都有相同的想法,就是无论如何一定会维持这令人亢奋的性关系。
痛楚已过去,我也愈来愈有女人味了,当然这得感谢继父不停的灌溉,有一
天母亲看着我说:
「京子你是不是跟你相好的人做过了......」

温馨提示:本站域名天天换,请拿笔记好本站最新网址!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